多只基金年内亏损 久铭投资高光时刻不再

尽管今年A股的大消费行情如火如荼,但没有踩中主流行情的私募基金依然大有人在,甚至早在2008年就成立的老牌私募基金公司上海久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铭投资),更是在公开披露的9只产品中有7只年内收益率都惨遭亏损。

曾几何时,久铭投资在2018年大底时踊跃抄底消费股,包括生猪养殖的天邦股份和家电领域的浙江美大都进入到当时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名列,堪称经典,然而在今年的消费行业大年里,久铭投资却没有丝毫辉煌战绩,让人不觉得对价值投资的知易行难望而生畏。

多只基金年内亏损 高光时刻不再

根据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久铭投资旗下公开披露业绩的基金产品共有9只,尽管这些基金的累计收益率不俗,但从年内的表现看,却有7只都是亏损的。

久铭2号在其中暂时垫底,截至今年8月14日最后公布净值时,该基金年内业绩为-5.13%,但该基金从2016年7月5日成立,累计收益率为59.10%,如此看来还是不错的。

2016年A股行情并不理想,然而久铭2号在当年10月份触底后就翻身向上,2017年更是大涨了62.31%,在2018年的熊市里,净值也仅下跌了19.24%,2018年12月21日其净值回撤首次遭遇超过20%的回调,达到了26.52%,然而在今年3月20日这一数值被打破,该基金历史回撤值在这一天为26.59%。

尽管没有目前该基金的重仓股被披露,但从2018年时的持股情况看,或许可以让人对其投资风格稍作窥探。2018年三季度时,久铭2号新进买入天邦股份1004.77万股,并位居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1.269%,这一时间段也正是天邦股份股价的最低点,在2018年三季度,该股价格上涨24.31%,四季度继续上涨了26.63%。

可以确定的是久铭2号的进场时机选的非常好,但是在当年四季度里,久铭2号却没有出现在天邦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鉴于此时价格并没有大幅上涨,所以其顶多是进行了减持,大概率不会清仓,又因为四季度的天邦股份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为1.654%,超过了久铭2号此前的持股比例,所以其大概率是被动“消失”的。

然而天邦股份的好戏上演却是在2019年一季度,此时该股股价飙升了157.06%,到2019年3月底收盘时,股价已经是17.48元,这是2018年三季度最低价3.74元的近4倍。然而2019年一季报天邦股份的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占比已经降到0.943%,可此时依然没有久铭2号的身影,由此估计,久铭2号在这一时期或许才真正清仓了天邦股份。不管怎样,这笔投资都非常经典。

另外,久铭2号在2018年四季度时还新进买入了浙江美大428.04万股,占其流通股比例的1.497%,和其一同现身的还有久铭1号,持有298.48万股,占比1.044%。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也是浙江美大的历史大底,虽然2018年四季度该股股价依然下跌了26%左右,但在随后的2019年一季度就完全收复失地,可此时的季报中也再没有出现过久铭投资的身影。

在2019年里,久铭2号上涨了32.46%、久铭1号上涨38.25%,但今年两只基金目前都为亏损,久铭1号亏损4.32%。从上述其抄底的两只个股看,一个属于生猪养殖,一个属于家电行业,这两个行业都属于大消费领域,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其比较青睐此行业,但在今年大消费表现突出之时,这两只基金却意外亏损,实在让人不解。

从资料来看,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都是王华和王萍。王华是久铭投资创始人、投资总监、基金经理。1999年7月至2001年4月,任上海港务局科员;2001年5月至2004年1月,全日制就读于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专业;2004年2月至2005年6月任光大证券行业研究员;2005年7月至2008年10月任太平洋资产管理公司(太平洋保险全资子公司)权益部资深投资经理;2008年11月至今,任上海久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王萍则是久铭投资法定代表人、总裁、董事长、基金经理。1992年9月至2000年12月,历任大唐山东黄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普通员工、工程师;2001年1月起历任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战略投资部项目经理、部门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2008年4月起,任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价值派”遭遇新挑战 踏空今年消费股行情

在最近的一次披露中,久铭投资旗下的久铭稳健22号现身于龙马环卫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时间是2019年一季度,也是该股的历史大底时期,久铭稳健22号持有该股618.55万股,占其流通股比例的2.083%,当季该股上涨38.26%,二季度继续上涨37.39%,但这只基金同样仅停留了一个季度就消失在龙马环卫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但可惜久铭稳健22号并没有公开披露业绩。

其实目前久铭投资公开披露业绩的基金都是由王华和王萍两人管理的,对于曾经的几次经典抄底,也许王华的投资经历能更好的解释。

根据介绍,王华有十五年证券投研从业经历,拥有出色的选股能力和丰富的公司基本面研究经验。在2004-2005年,成功推荐了中远航运、上海机场等股票,这正是其在光大证券当研究员时期。2006年,王华敏锐地意识到本币升值背景将催生的A股大牛市机会,并形成明确的书面报告。2007-2008年,所管理组合实现良好业绩,收益率在同类基金或产品中名列前茅,2008年成功把握美国次贷危机形成的历史性底部建仓机遇,此时是其在太平洋资管时期。

然而,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久铭投资披露的这9只基金的成立时间大多在2016和2017年,但其最成功的有记录的投资却是在2018年年底左右,也就是历史大熊市的后期,而再早之前的投资与这些相比却有天壤之别。

比如在易世达,如今已经改名为聆达股份的操作上就非常失败。旗下基金最早进入该股是在2016年四季度,当时正是阶段性高点,此后久铭投资又有其他基金进入,然而在2017年全年一路新进和加仓的操作下,该股却并没有上涨,价格反而下跌了10%左右,2017年四季度之后,这些曾经买入聆达股份的基金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

在2019年7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久铭投资董事长王萍介绍,在职责分工上,其主要总负责投资策略、行业配置、股票池筛选等大类方向,王华主要负责策略执行、个股研究等细则实施。

而对于公司的投资理念,王萍表示:“我们探究事物应该去探究本源到底是什么,股票形成的原因其实就是公司需要融资。从逻辑关系上来说,我们买入股票就是获得了公司的部分所有权。那么如果公司经营的好,股东回报自然就高,反之公司经营的差,股东回报就低。”这一表述也揭示了其价值投资的理念。

当时王萍还透露了其较为看好的四类股票。第一是行业集中度正在不断提高的领域。中国正在往产业高度集中的方向发展,这类行业中龙头企业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会在行业不断集中的过程中受益,而且不仅仅会出现在朝阳产业里面,很有可能会在传统行业中出现;第二是大消费行业。消费行业其实和制造业相比具有更高的护城河,当一类消费品已经有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的时候,消费者会更加青睐自己熟悉的品牌,那么这家公司就可以较长时间地保持高毛利率,并且获得更高的议价空间;第三类为整体处于较低估值水平、有较强安全边际、较强分红表现的行业。比如部分国有大型金融股,两位数的净资产收益率对应1倍左右的市净率,在未来3年产生较为可观回报的概率很高;最后一类为新兴产业、新兴技术在达到应用级别后,业绩可能存在爆发点的行业。比如我们以前投资过的人工智能行业在人口红利逐步消失的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和需求,因此可能引来爆发式增长,值得关注和参与。

其实王萍去年看好的这四类股票除金融股以外大多今年走势都非常强劲,然而今年久铭投资却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只股票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结合其净值表现,大概率也陷入了金融股的“价值泥潭”里,从而让标榜价值投资的久铭投资业绩着实逊色。(记者 康博)